欢迎您访问澄海信息网中小学在线教育资源平台!

斗山岩

更新时间:2020-06-13 14:08:35作者:王新老师

春回大地,百草芳菲。

省道诏平线西潭路段,绿意盎然,远处绵亘的乌山山脉,朦胧如罩着一层青黛色的纱巾。苍茫的蓝天下,密林、庄稼,蔬菜、瓜果,似浓淡相宜的水墨画。

一处古桥历经百年,丰姿依然,承载着南来北往的车辆。桥下春水东流,如鳞微波娓娓叙说远古的信息,以及细水成江海的博大精深。溪岸已成坦途,可供轿车行驶。岸上风起苇荡,奏起天籁的春曲。岸下苞谷,各色蔬菜瓜果满目苍翠。有人挑水浇菜,洒落一片希望。在那个特殊的年代,这里的野菜养活许多人;在食品安全问题频发的时代,这里的蔬菜因为没有农药残留而倍受青睐。

山路穿过一片无边的果园。南方特有的荔枝、龙眼、芒果、柑橘、番石榴等四季常绿果树应有尽有

上了西坑坡,往西拐,便是通往斗山岩的路了。虽是山路,今已铺上水泥。山路穿过一片无边的果园。南方特有的荔枝、龙眼、芒果、柑橘、番石榴等四季常绿果树应有尽有。具诏安特色的青梅迎春枝头俏。荔枝树上绒毛般的点点花末儿,轻悄悄地告诉我们荔枝家族的古老传说: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。四月李也赶上春的宴会,献上脆生生的白花;青枣、桑葚等应时果树,吐叶长梢,献上希望;梗上的稻年、刺槐、山葡萄也赶集似的热闹起来……呵,好一场春的盛宴!满园的果树,在那硕果累累的秋天满卷着熏风到来的时候,有多少的秋思,多少美好的回忆与多少丰收的甜蜜呢?我记忆犹新的果子啊,带给我童年多少的快乐?儿时我随奶奶上山,满山的刺槐与稻年,任我摘任我爱;偶尔我偷懒,奶奶便独自上山,采摘一捧刺槐果子串成红灿灿的一溜儿别在尖斗笠上;熟透了的稻年藏在衣兜里;回了家一股脑儿倒给她的孙女们。往事如昨,温情似火,暖在心窝里。

又上一坡,便到了斗山脚下。

对面,万亩八仙茶园把山头铺成一片蓝天。采茶姑娘一朵朵圆圆的遮阳帽宛如碧天上朵朵飘动的云彩,欢快的顺口溜回荡在山岗:八仙茶呀传四方,辛勤的茶农心欢畅,如今的八仙红茶更醇香……

上斗山的水泥路很高,很陡。随着轿车哧溜哧溜,几个小拐弯,就到了半山腰的斗山禅寺。岁月如水,时光回到70年代。那时,山脚下有一排瓦房,免费停靠自行车,免费提供“斋饭”,给香客带来方便。那时候,上山的多是老人和小孩,大人们虔诚敬拜,小孩子不知天高地厚,只为游山玩水。倘有人进香,抽签,卜卦,预个未来。这世间万事,信则灵,不信也当回故事听听无妨:一对老年夫妻,某日上山。女的催男的抽签,男的乃唯物主义者,信口雌雄:没“影”的事,要抽签你自个儿抽。女的无奈,为男的抽支“月令”签,却看到签条上诗句触目惊心:弟子本无心,罚你油二两。此后,斗山禅寺更是香客不绝。而今瓦房改造成烧窑庄,外面摆几套简易木桌椅,游客可在此品尝八仙茶。

为您推荐

定格在记忆中的画面

在记忆的彩带上,有一幅叫做幸福的画面。它定格在酸酸甜甜的成长葡萄架上,定格在儿时无忧无虑的草原上。那是一片深邃如蓝宝石般的天空,天边有一抹橘红色的晚霞,微风轻轻吹动着耳边的发丝。有三个天真烂漫的女孩儿,追逐着,心中甜甜的蜜流成了河,流成一串串欢笑。那一刻美好时

2020-06-13 14:38

同样孤独的旅行

狂风不停地劲吹,情况十分危急。一天早上,船上有个人突然大喊一声:“陆地”,我们刚想跑出舱外,去看看我们究竟到了什么地方,突然船却搁浅在一片沙滩上移动不得了。先天大浪不断冲进船里,我们都感到死亡已经降临了,都躲到舱里去,逃避海浪的冲击—《鲁滨逊漂流记》我漫步在

2020-06-13 13:38

秋沐

入夜好久了,散步在中秋的街道,沐浴在阑珊的灯火里,享受着秋风的抚慰,别是一番惬意。高高的坡上,迎面扑过来几幢高大的楼房。楼房的轮廓不甚清晰,可是,那满楼的灯火就像镶嵌在黑缎上的颗颗璀璨的明珠一样,明暗参差,高低交错,疏密有致,远近各样。朦胧的楼影重叠在黑黝黝的

2020-06-13 13:10

中考满分作文-关于祖孙之爱

“月光光,照地堂……”隔壁传来熟悉的童谣,在房中回响,佛山中考满分作文:关于祖孙之爱。这首温柔的歌在此时却不断撞击着我的心腔,也如一根无形的棍棒,搅拨着我的思绪、我的记忆。幽静的夏夜,一个扎着小辫的女孩坐在一个面容慈祥的老人怀里,望着不远处树丛里透出的星星点点

2020-06-12 17:19

人性的罂栗园

“我心里有猛虎,在细嗅着蔷薇。审视我的心灵吧,亲爱的朋友,你应战栗。因为那里才是你本来的面目。”——西格夫里。萨松生活的悔悟文中的主人公叫派,即数学中的“π”。它是一个无限不循环小数,当派在学校的黑板上写出π的小数位时,每写一个数字,就离它的准确值越接近一步,

2020-06-12 16:49

同样孤独的旅行

狂风不停地劲吹,情况十分危急。一天早上,船上有个人突然大喊一声:“陆地”,我们刚想跑出舱外,去看看我们究竟到了什么地方,突然船却搁浅在一片沙滩上移动不得了。先天大浪不断冲进船里,我们都感到死亡已经降临了,都躲到舱里去,逃避海浪的冲击—《鲁滨逊漂流记》我漫步在

2020-06-12 16:20

加载中...